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- 新聞資訊 - 行業(yè)資訊
能源危機后2023年歐洲經(jīng)濟有望迎來(lái)轉折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3-02-02  發(fā)布者:

在供應企穩和通脹降溫的推動(dòng)下制造業(yè)已走出低谷

2022年對歐美經(jīng)濟而言是極其艱難的一年。俄烏沖突令人始料未及,因疫情被壓抑的需求反彈、供應瓶頸和能源價(jià)格飆升,共同導致發(fā)達國家的通貨膨脹率飆升近10%,這是20世紀90年代初引入通脹目標貨幣制度以來(lái)無(wú)法想象的水平。隨著(zhù)2022年12月歐元區制造業(yè)PMI回升至47.8,在供應企穩和通脹降溫的推動(dòng)下,歐元區制造業(yè)或已走出低谷,未來(lái)將驅動(dòng)歐股價(jià)格進(jìn)一步反彈。

能源危機的影響正在歐洲消退

2022年10月歐元區CPI同比達到10.6%的歷史新高,盡管隨后兩個(gè)月數據見(jiàn)頂持續回落,但核心CPI仍未見(jiàn)頂。當前歐洲經(jīng)濟由于高通脹發(fā)酵而引發(fā)的問(wèn)題主要包括:由于能源價(jià)格高企部分公司無(wú)力償債而倒閉,從而減少產(chǎn)量并推高能源價(jià)格;供應方面的瓶頸依然存在,目前歐洲企業(yè)仍然普遍認為材料和設備的短缺是限制其生產(chǎn)的首要因素,這樣的瓶頸會(huì )抑制供應增長(cháng),并使產(chǎn)品價(jià)格壓力持續上升;2022年12月剔除能源和食品價(jià)格的核心通脹在歐元區升至5.2%,而美國和英國的通脹率甚至更高,這表明通脹壓力已經(jīng)在歐美經(jīng)濟中廣泛存在;過(guò)去兩年里通貨膨脹比工資增長(cháng)更快使家庭購買(mǎi)力下降,人們可以購買(mǎi)到的商品和服務(wù)更少,需求和生產(chǎn)亦有下降,但通脹仍在持續。

 

圖為歐元區CPI與核心CPI同比

2022年年底,歐洲家庭對其前景尤其悲觀(guān),商業(yè)信心也有所下降,在消費和投資減少的情況下,歐洲央行的利率則繼續上升,對于漸行漸近的衰退,市場(chǎng)預期似乎較為一致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(IMF)在2022年10月發(fā)布的預測顯示,2023年將是2001年以來(lái)全球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率低的一年,全球約三分之一的經(jīng)濟體都將面臨至少連續兩個(gè)季度的負增長(cháng)。類(lèi)似的是,歐洲央行在2022年12月預測歐元區在2022年四季度和2023年一季度將出現負增長(cháng)。盡管衰退“板上釘釘”,但近期歐洲經(jīng)濟環(huán)境中,一些積極的變化正在浮現,市場(chǎng)認為2023年在地緣政治沖突沒(méi)有升級的情況下,歐洲經(jīng)濟或增長(cháng)好于預期,并且通脹低于預期。

歐元區工業(yè)生產(chǎn)和就業(yè)保持韌性

俄烏沖突對歐洲能源體系來(lái)說(shuō)既是危機,也是一個(gè)歷史性轉折點(diǎn),對于歐洲工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也是如此。歐洲機構在應對危機和部署應對措施以減輕公民和企業(yè)負擔方面也非常團結,使預計的災難并未出現。2022年11月歐盟的天然氣消費量與2021年同期相比大幅下降了23%,盡管2022年11月上半月的溫暖天氣對其應對危機有一定幫助,但這只是小部分原因。事實(shí)上在夏季不需要供暖時(shí),工業(yè)用戶(hù)已經(jīng)大幅減少了用電量,因此其他企業(yè)和家庭可以調整和減少對天然氣的使用。另外,2022年春季市場(chǎng)擔憂(yōu)若俄羅斯停止天然氣供應,歐洲工業(yè)(包括德國工業(yè))的很大一部分將崩潰,被證明是誤判。俄羅斯已經(jīng)將對歐洲的天然氣供應減少了80%左右,并不再通過(guò)北溪管道輸往德國。然而2022年10月,歐元區工業(yè)產(chǎn)值同比增長(cháng)3.4%,德國產(chǎn)值同比基本持平(下降0.2%)。由于能源需求下降,歐元區能源部門(mén)的產(chǎn)出下降了8.7%,德國能源部門(mén)的產(chǎn)出下降了13.2%,但歐元區制造業(yè)產(chǎn)出增長(cháng)了4.7%,德國制造業(yè)產(chǎn)出增長(cháng)了0.8%,這表明歐洲工業(yè)比預期更具彈性。

在歐盟,勞動(dòng)力市場(chǎng)依然強勁,失業(yè)率處于歷史低位,勞動(dòng)力參與率處于歷史高位。強勁的勞動(dòng)力市場(chǎng)與信心指標黯淡前景互相矛盾,但企業(yè)未因為經(jīng)濟預期會(huì )變弱而停止招聘,如果未來(lái)沒(méi)有發(fā)生嚴重的經(jīng)濟衰退,企業(yè)的招聘決定將帶來(lái)2023年工業(yè)生產(chǎn)的加速。

歐洲央行的緊縮政策或達到降通脹目標

目前市場(chǎng)對歐洲央行加息和“鷹”派言論影響的擔憂(yōu)或有夸大,在歐元區CPI同比已達到8.9%的情況下,歐洲央行的存款利率從2022年7月的-0.5%提高到2022年12月的2%,這遠低于歐元區當前的通脹水平和2023年的預期通脹水平,因此預計歐洲央行加息在2023年仍將刺激經(jīng)濟而非成為抑制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因素。由于利率對經(jīng)濟的影響具有時(shí)滯性,歐洲央行進(jìn)一步加息可能會(huì )使歐元區產(chǎn)出在2023年以后收縮,但收縮幅度不會(huì )太大,而且目前的緊縮與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的緊縮相比有較大差距。以20世紀70年代為例,在石油危機沖擊之后,美國聯(lián)邦基金利率在1981年提高到19%,1981至1989年期間仍然比實(shí)際通脹率平均高出5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從1995年到2000年,歐元區利率和通脹率的差距為4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對于目前歐元區10%的通脹率來(lái)說(shuō),這意味著(zhù)歐洲央行的存款利率需要升至15%或14%,而不是2%。盡管自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以來(lái),均衡實(shí)際利率可能有所下降,但歐洲央行當前和預期利率無(wú)法與歷史上的情況進(jìn)行比較。因此,當前貨幣緊縮對經(jīng)濟的中期影響較過(guò)去更小。從歐洲央行偏強的“鷹”派聲明來(lái)看,更多的目的是控制預期。

盡管歐元區2022年12月核心CPI升至5.2%,但部分原因仍是能源價(jià)格上漲,例如能源價(jià)格上漲可能使百貨公司提高貨品的銷(xiāo)售價(jià)格。但如果地緣政治沖突不升級,能源價(jià)格可能不會(huì )進(jìn)一步上漲甚至會(huì )下降,若推高成本壓力的因素消失,核心通脹將有望回落。此外,薪資方面未推高通脹,未來(lái)的可能性也不大。即使未來(lái)1到2年工資隨物價(jià)指數浮動(dòng)或集體協(xié)議而加速增長(cháng)來(lái)彌補通脹意外上行,但在2022年的通脹如此之高的情況下,2023年CPI仍遠高于2%的目標,使實(shí)際薪資增長(cháng)將低于通脹上行前的水平。在供給下降可能性較低的情形下,較低的實(shí)際工資將抑制通脹。

2023年歐元和歐股上漲可期

2023年,強勢美元在美國經(jīng)濟前景轉向悲觀(guān)、通脹逐步回落的趨勢下轉向中性,繼續下行概率更大,在此過(guò)程中歐元將成為美元走弱的主要受益者。近期歐元區通脹下降,可能會(huì )推升歐洲央行不再采取強硬措施的預期。但隨著(zhù)地緣政治風(fēng)險降低,能源價(jià)格下降使國際收支改善,歐洲通脹或較美國更快下降,疊加中國經(jīng)濟強勁增長(cháng)的提振,都將成為推動(dòng)歐元兌美元走強的利好因素。

 

圖為歐元區制造業(yè)與非制造業(yè)PMI走勢

對于歐股來(lái)說(shuō),目前市場(chǎng)估值已經(jīng)計入了盈利下降,歐洲斯托克600指數的市盈率約為12.2倍,遠低于標普500指數的16.6倍。2022年12月歐元區制造業(yè)PMI自10月46.4的低點(diǎn)連續兩個(gè)月回升至47.8,在供應企穩和通脹降溫的推動(dòng)下,歐元區制造業(yè)或已走出低谷,未來(lái)將驅動(dòng)歐股價(jià)格進(jìn)一步反彈。

版權所有:北華化工廠(chǎng)  技術(shù)支持:龍采科技      備案號:黑ICP備20001132號-1